選 單
找回失落的凍頂紅水烏龍


早期的凍頂烏龍茶 ─甘、香、醇、厚、順 但是在高海拔茶區興起後,傳統凍頂茶無法抵抗市場潮流 產生巨大質變 …….逐漸在消失… 紅水烏龍舊曾有,早期的鹿谷鄉彰雅村、永隆村、鳳凰三地茶區,即因栽種及氣候條件因素,製作毛茶即以中重度發酵方式,加上重度烘焙,造就紅水烏龍成為時代飲品,不過隨著整個鹿谷茶鄉栽種面積擴大,加上比賽茶蔚為風行,『凍頂』名氣蓋過『紅水】,一向製作嚴謹的紅水烏龍,也開始隨著凍頂式烏龍,走入中發酵的期程,紅水、凍頂二者並進,但也隨時高山茶的興起,二者逐漸退變,甚至幾乎被消費者和市場所遺忘。

民國七十三年,茶界老前輩季野老師再將「紅香」、「紅水」、「酵香」的凍頂烏龍茶,以『紅水烏龍茶』為名,並用學術方式公開發表,迄今二十幾個年頭,每次我和多數茶界友人、先進方家,談到傳統凍頂茶,總是令人失落愁悵。 紅水烏龍已經不是茶葉市場的主流了!因為在製作工序上比起一般高山茶,未發酵、不焙火的做法,紅水烏龍不但繁雜,而且有一定的困難度,茶農泰半不願為之,茶商也不見得要花心血介紹推廣。 一次偶然機緣,我與一位鹿谷老茶農聊天,已經退隱江湖十八年老茶農,談到「凍頂」的風光,眼神和眉宇間,流露的驕傲和堅持,竟讓我的思緒浮動、翻攪,內心思慮的,是台灣茶產業面臨的危機,不單是紅水烏龍的消失,而是烏龍茶的真正面貌和特色,會不會從台灣這塊土地上不見!

談紅水烏龍的製作,也許得大費篇幅,也不見得有人看得下去,不過世界十大名茶中,台灣只有凍頂烏龍茶才能代表台灣茶的典範,目前市面多以清香型的高山烏龍為主流,連鹿谷的凍頂茶區也失去了原本的特質,套一句季野老師的感慨:『如今的凍頂茶─香不如文山、質不如高山、便宜輸給名間、韻又難敵鐵觀音,而且亦沒有東方美人的特色獨具』。 接手了父親所經營的茶行,只因為我喜歡『喝茶』,但『茶』讓我發現了許多茶人應該堅持的良知和理想,事實上,只要回到傳統的製作方式,紅水烏龍的價值,是一條漫長但會是寬敞的大道!

茶中之道


有一番體悟的人,大部分會選擇簡單的生活,對生命的看法不會只汲汲於名利,一切回歸到撲拙而簡單,懂得怡然而自得。 道是修練內心很好的媒介,茶像是生活的導師,傳之規矩、授之禮儀,讓人心定氣和,簡單中找到內心的寧靜、快樂和滿足。

文章、風水、茶


這幾年一直在思考,什麼茶足以代表台灣茶? 台茶產業的核心價值是什麼?
台灣有句俗諺說:『文章、風水、茶』懂得沒幾人! 答案,真的很難找...............

前幾天,有位熟客帶了一位朋友來茶館裡喝茶, 這位陌生的客人,因喝不慣焙火式的凍頂茶, 喝了第二杯,即面有難色的說:「我朋友都是買大禹嶺的茶,一斤五、六千元,那裡的茶有錢也不一定買得到,我習慣喝高山茶,還有一斤五萬元的特等茶!」「哇!這都是名貴茶呀!」我問了問這位客人「這茶都是你自己花錢買呀?」未料這位客人漲紅著臉說:「都麻喝朋友的,自己不會買啦!」

其實,台灣有絕多數喝茶的人,喝茶以前會先問「這茶是種在那裡?」「海拔有多高?」「一斤多少錢?」原因是希望先經過一番自我催眠,因為如果海拔夠高、價格夠貴,想必就是一泡好茶。但是 「好茶」的標準在那裡?事實上『評茶』是一種經驗的交流和切磋,值得去討論,但無法辯論,這裡先不談。

比較嚴肅的課題是,台灣茶的核心在那裡?這讓賴茶以維生的我,一直想把心中的問題解開。 多年前,北京科技大學有二位年輕教授來小店買茶,一進門就擺明:「不要給我什麼阿里山、梨山茶,這種茶我們也喝不出個真假?」吸了口氣,我頓時不知如何回答這二位來自大陸的高級知識份子,所以只好回答說:「梨山和阿里山能做出好茶,但好茶未必在高山!」他們單刀直入的說:「來台灣就是想喝一喝,最能代表台灣的茶,而且回到大陸,連沒來過台灣的朋友,都可以喝得出來的台灣茶!」 「問的真好!」一針見血,果然有知識和水平。

此刻我拿出店內的招牌茶「炭焙凍頂紅水烏龍」,詳細的向他們介紹紅水烏龍的特色和由來,接著讓他們細細品味這傳統烏龍的陳韻和香氣,在享受入喉回甘的同時,他們竟然說「木柵的鐵觀音」也有類似的茶韻。 二位教授果然是做足了功課,接著我再泡木柵正欉鐵觀音招待他們,二位教授臉上泛出了笑容,伴著茶香,眼睛也瞇成了一線。(當然要離開時,行囊也滿載而歸),他們還竭誠歡迎我們到北京設店!

台灣茶的未來在那裡?目前越南、大陸烏龍茶,絕多數是來自台灣的技術,比海拔不輸台灣,論品質也愈來愈好,當有一天,越南或大陸的高海拔、高品質、成本低的烏龍茶,大舉揮軍進入台灣的比賽場或市場,台灣高山茶的天空終將烏雲密佈! 這些年,台灣茶業市場面臨巨大的市場衝擊,品質好壞的進口烏龍茶,充斥市場,其實高山茶未必不好,但高山烏龍茶沒有自身的特色,只有市場的需求,導致價格、品質混淆不清,消費者無所適從,高山茶成了台灣茶品定位最模糊,卻是市場最大的主流。

藏茶略論

藏甚麼茶 提到藏茶,概括指稱局部發酵茶及普洱茶的收藏或蒐藏,而樂趣就在於因時間陳化而帶來之口感和氣味的多樣變化,當然也有兼及於養生效果討論者,但由於醫學是非常專業的領域,故不在本文中加以討論。 茶該怎麼藏 藏茶的觀念,必須先討論茶的『選存』問題,為了有效區別籠統的所謂『老茶』(往往無法確認茶葉保存時間)觀念,因此對藏茶的註記過程,則是非常重要的工作,註記的內容應該包括:藏茶的日期/茶的現況/藏茶的目的/茶的產地出處/茶的精製者,如有封存的動作,則最好把預定開封日期也一併註記明白,當然註記的過程應在公開的狀況下完成,這樣百分之百明確的藏茶,不但有助於對藏茶的觀察,更能為日後藏茶的品飲帶來絕對的公信力,及更完整的樂趣。 除了註記之外,藏茶所碰到的第二個選擇,就是究竟要保持藏茶的原貌原味?或者是要欣賞藏茶日後變化之美呢?這不但關係到藏茶的方法和工具,還直接決定了藏茶的最終品質表現。

其實應參考藏茶本身特性為之:一般而言不發酵茶及輕發酵茶,變化較難預期,在自然狀況下久藏後,無論滋味香氣表現往往使人難以接受,因此並不建議用此類茶來收藏。 至於部分發酵茶的收藏,通常會因其可能產生的豐富變化,而採取比較自然的藏茶方式,而收藏還是有一些不變的原則必須依循,否則極易造成茶的質變。

一、所藏之茶含水量不得高於該類茶的法定標準含水量(一般以低於3%最佳)
二、藏茶應避免光線直接照射
三、藏茶容器不得採用透明材質
四、藏茶容器外不得有空隙以免空氣中微量水份侵入,引起藏茶質變
五、藏茶放置處應避免溫度驟升驟降
六、藏茶放置處最好陰凉且通風
七、藏茶時茶量大者效果優於藏茶量小者

藏茶的焙火問題 局部發酵茶在收藏時的焙火問題,也常常是茶友們討論的焦點,原則上如果藏茶的標的茶狀況正常,含水量又小於標準含水量的話,便可直接存藏。無須覆火。反之就必須先焙火,使茶達到標準狀態,才能進行封存的動作。 至於開封後的藏茶需不需要焙火呢?則必須在開湯細細品味後再行決定,只要茶湯中呈現出任何足以使感官不悅的滋味或氣息,就必須覆火整理,反之就無此需要,換句話說,焙火是手段而非目的,切不可走火入魔,把茶焙到完全漆黑碳化,茶湯黯沉紅濁,口感鬆散,滋味全無。只是受主觀經驗的影響,對於到底是不是過火?是雜味或是因陳化而帶來的特殊氣味?在認定上往往有驚人差距,非他人所能置喙,只好請茶友們依據自己的喜好和經驗去做取捨了。

認識台灣特色茶品


一、文山包種茶 文山包種茶盛產於臺灣北部的文山茶區,包括臺北市文山、南港,新北市新店、坪林、石碇、深坑、汐止等茶區,產地面積約有2300多公頃,其中以坪林產量最多,茶園分佈於海拔400公尺左右山區。 包種茶其外觀似條索狀,色澤翠綠,水色蜜綠鮮豔帶黃金,香氣清香幽雅似花香,滋味甘醇滑潤帶活性,此類茶注重香氣,香氣越濃郁品質越高級。

二、凍頂烏龍與紅水烏龍 凍頂烏龍茶,俗稱凍頂茶,台灣最具代表性的茶品。凍頂茶的原產地在台灣南投縣鹿谷鄉,主要是以青心烏龍為原料製成的半發酵茶。傳統上,其發酵程度在25-30%左右。製茶過程需重複以布包成球狀揉捻茶葉,使茶葉成半發酵半球狀,稱為「布揉製茶」或「熱團揉」,茶乾須再經過焙火烘焙,茶葉適合以陳年存放成老茶。 1980年後,高山茶崛起,加上比賽茶評審口味改變,凍頂茶從傳統口味傾向清香型製程,逐漸失去了傳統味道。民國七十三年由藝文界詩人季野,提出了「紅水烏龍」一詞,意在恢復傳統凍頂茶的風味。

三、紅烏龍與番庄烏龍 早期台灣外銷茶主要針對歐美洋人,當時不成文規定,買家須自備容器盛裝,因此外銷茶葉得裝入洋人提供的木箱,買那位茶農的茶,就由賣茶的茶農來裝茶,所以就有「番裝烏龍」一詞出現,「番」就是指茶農的意思。 不過當年番庄烏龍的分級共有二十個品級,最高等級的就是今日俗稱的東方美人,原料葉心愈小等級愈高,番庄烏龍曬菁程度重,攪拌、萎凋也重,外型採半球狀,最後精製焙火的程度亦高。 紅烏龍是近年台東鹿野茶區新興的茶品,由茶業改良場台東分場研究發表,由於鹿野緯度較低,平均氣溫比中高山區高,因此採夏秋茶菁製成紅烏龍,對茶農是一大利基。

四、東方美人 在番庄烏龍外銷頂盛時期,桃竹苗一帶地區,春茶採收過後,二水新芽初展,此時恰巧蟲害肆虐,剛萌發的茶芽被小綠葉蟬吸食後,茶芽捲曲停止生長,茶農只好抱著姑且一試的心情,將受損的茶葉細心製作,竟然散發出濃郁的蜜香味,洋人驚為天人,更以高價收價,茶農將這美麗的錯誤廣為宣傳,卻被認為是在「椪風」,故有椪風茶之稱。

五、鐵觀音 鐵觀音的發源地為福建安溪縣,二十世紀由張迺妙先生,引進家鄉鐵觀音茶苗,住植於木柵樟湖山,鐵觀音製作採重發酵、重揉捻、重烘焙方式,香氣、滋味濃厚,帶有淡淡弱果香氣。

六、高山茶 一九八0年代,台灣茶市場由外銷轉向內需,茶區逐漸擴張,由海拔二百至四百的松柏嶺、八百公尺凍頂茶區,推向了二千五百公尺的高山茶園,台灣茶市場也掀起了一波高山茶熱潮。

七、紅茶 紅茶是全世界消費量最大的茶類,占全球茶葉市場70%。福建正山小種為世界工夫紅茶的濫觴。全世界紅茶產量最大國家印度。 台灣紅茶在外銷年代沒落後,直到台茶十八號紅玉的誕生(九二一地震前),沈寂了近二十個年頭。日月潭紅茶因震後觀光產業而振興,加上全台紅茶熱潮,如今各地茶區皆有小葉紅茶的製作,繼高山茶後,又一波台灣熱潮茶品。

八、陳年老茶 老茶的條件是既老又好! 茶葉愈陳愈香,先決條件必須含水量低,含水量過高,存放後會有明顯的霉味,湯色混濁不帶油光,若澀味雖降低,但不爽口,茶味淡薄。所以陳年茶必須有條件放老陳化,原料優劣導致表現程度不同。

如何泡好烏龍茶


烏龍茶屬於青茶類的一種,是介於綠茶(不發酵)和紅茶(完全發酵)之間的一類半發酵茶葉。因此,它具有綠茶清香的氣味和紅茶甘甜的口感,並且巧妙地抑制了紅茶之澀和綠茶之苦。烏龍茶制茶的工藝大致步驟可分為︰曬青、晾青、搖青、揉撚、乾燥和烘焙。

如何泡好一壺烏龍茶,則必須透過一定的學習和正確觀念,其要條件如下︰ 好茶、好水、好茶具 俗話說︰“水乃茶之母,器乃茶之父”,有了好茶葉,更需好水好茶具,才能將其神韻表現淋漓盡致。水最好是使用經過濾的純淨水或礦泉水,應避免使用逆滲透的純水或電解水。茶具則以“宜陶景瓷”(宜興的陶器,景德鎮的瓷器)為佳。 壺型與茶葉投放量 先依據喝茶人數來選定壺型,根據茶壺的容量確定茶葉的投放量。若茶葉是緊結半球型烏龍,茶葉需占茶壺容積的1/3─1/4;若茶葉較鬆散,則需占到壺的一半;若是焙火型的茶葉,則以茶葉將底部鋪平即可。 水溫要求 由於烏龍茶包含某些特殊的芳香物質需要在高溫的條件下才能完全發揮出來,所以一定要用95度以上沸水來沖泡。 開湯時間 閩南和臺灣的烏龍茶沖泡時浸泡的時間,第一泡一般約在30秒左右,第二泡時間可以縮短五秒,第三泡時間則增加到40秒左右,之後每次沖泡時間往後稍加數10秒即可。

不過如果是武夷岩茶和焙火型烏龍茶,開湯時間則要快些,第一泡約在15秒左右,第二泡以後逐次增加時間。 沖泡次數 綠茶一般三次為最佳,烏龍茶則有“七泡有餘香”的說法,方法得當每壺可沖泡七次以上。 市面上的烏龍茶按茶的原產地可分為閩南、閩北、廣東潮州以及臺灣。 閩南烏龍茶也稱安溪茶,代表性的名茶有鐵觀音、黃金桂、本山、毛蟹;閩北烏龍茶也稱岩茶,主要產于福建武夷山一帶,代表名茶有大紅袍、肉桂、鐵羅漢、水仙等;廣東潮州烏龍茶則以鳳凰單樅著稱;臺灣烏龍茶主產於臺灣,因為發酵工藝的不同分為臺灣烏龍和臺灣包種兩大類。

凍頂烏龍、青心烏龍以及文山包種名氣很盛,但近年來高山茶、金萱、翠玉等台茶也開始流行。 烏龍茶香氣濃醇而馥鬱,滋味醇濃,鮮爽回甘;葉底邊緣呈紅褐色,中間部分為淡綠色,形成奇特的“綠葉紅鑲邊”。但從湯色上區分,閩北茶和閩南茶有所不同︰閩北烏龍茶湯色較深而閩南烏龍茶湯色清澈明亮。

茶人


「茶人」?何許人也? 有人讚同、有人否定 有人以身為「茶人」自詡 有人用「茶人」粉墨登場於社交舞台 有人醉心於「茶人」的行事 有人難以苟同「茶人」,尖酸刻薄的嚴詞批判 茶─平常事 人─皆凡人 千百年來 茶與人共存共處 就像有人只喜歡茶 有人靠賣茶活下去 有人把茶弄成道學 時代性的議題 新符號的象徵 解釋不同而己 在這簡單的茶與人的關係中 其實可以嚴肅看待、輕鬆對待 如何建立 如何探索 答案存在自己心裡

台灣十大名茶中英文介紹


Ten Famous Teas
Taiwan's Famous Teas (台灣名茶) also called The Ten Famous Taiwanese Teas (台灣十大名茶) is a list of the ten most notable Taiwanese Teas. Tea Name and tea type:
凍頂茶 Dongding tea; oolong
文山包種茶 Wen Mountain (Wenshan) Pouchong tea or Light oolong; oolong
東方美人茶 Oriental Beauty or White Tip Oolong; oolong
松柏長青茶 Light Oolong or Ching tea; oolong
阿里山珠露茶 Ali Mountain oolong; oolong
台灣高山茶 Taiwan Alpine (High Mountain Oolong); oolong
日月潭紅茶 Sun Moon Lake Black; black tea
木柵鐵觀音 Mucha Iron Goddess; oolong
三峽龍井茶 Sanshia Dragon Well; green tea

「書法藝術」與「茶藝」之對應關係


壹、書法藝術的躍進與茶飲藝術的推展

書法為文字書寫之方法,茶飲則源自解渴提神之用,兩者皆以生活實用所衍生。書法自實用演變到具有美的形式,早在殷商甲骨文就有。至秦漢兩代真正奠定了書法的藝術地位,醞釀時程長達三百多年。自「書法」被視為藝術後,始有書法家產生,而書法藝術創作也推陳出新,各領風騷,延續至今。

茶據傳源自上古神農氏,其早於書法源起的「文字」幾千年。唐之前尚不談茶的沏飲,遑論飲茶之「美」。陸羽著茶經,嚴辨茶、水、器-等,提昇了茶湯的品質與茶事的專業。至宋代鬥茶風氣盛極,茶湯的講究空前,蔡襄的茶錄著作,相對的也將茶與器之實用與美學,再創一波高峰,并將插花、掛畫、點香、喝茶列為生活四藝。明清開啟了紫砂壺文明的序幕,成就斐然。至今「紫砂壺藝」舉世推崇,因能夠以「紫砂作品」具體呈現藝術成就,定位為「藝術」已無疑義。

從清末到民初的戰事浩劫,茶僅是一種貿易項目,物流商品。能講究喝茶的只剩少數官宦、巨賈、文豪、醫生、買辦而已。民間庶眾仍然以粗茶解渴於田隴阡陌之際。茶仍然是茶,「茶飲」之事仍未被以「藝術」的眼光來欣賞,當然也不敢奢言「茶藝」。

1970 年代的能源危機,台茶轉為內銷,茶區農會辦比賽茶的推廣,漁船、單幫客挾帶大量的宜興壺入台,同時凍頂茶香彌漫全台,台灣飲茶風氣大開,加上民生景氣富裕,茶與壺的身價快速攀昇,而品賞茶質、壺藝的程度也相對提高,愈形講究。城鄉間茶館林立,提供雅緻裝潢的品茗環境,「茶藝」之事廣為大眾知曉。

1984 年由五十家茶藝館業發起籌組的「中華茶藝事業聯誼會」,開始定義台灣「茶藝」文化,茶飲推向藝術的意識已然形成。二十年來茶界、商界、政府、民間推廣茶藝活動不遺餘力,茶香千里,近年來更大舉推向大陸彼岸,形成中華茶文化的濫觴,氣象蓬勃。

在藝術的領域裡,「書法」將「茶飲」遠遠拋後三千年。因此釐清「茶藝」這兩個字,相對費事。「茶藝」真正通達「藝術」的路徑,必須通過「藝術辯證」的考驗,以成就「茶飲藝術」這項新興的藝種,並得到實質的社會認定和文明價值。

貳、書法與茶飲的器用比對

1、書法藉由筆、墨、紙、硯來書寫,因此,擁有好筆、好墨、好硯、好紙張只能以「書法器用收藏頗豐」視之。這跟「書法藝術」和「藝術家」之間不能劃上等號,也未必有所關連。筆好,功勞歸於製筆之人。硯好,功力亦歸于製硯之人,紙、墨亦然。筆。墨、紙、硯造得「爐火純青」也是藝術,而買家只得一個識得好貨,購得「書法藝術的好器」罷了,頂多冠上一個「書法器用或文房四寶收藏家」已然足矣,而收藏家也未必寫得一手好字。

2、茶藉由壺或蓋碗,來沖沏; 水注、風爐、杯盞等為輔。壺也講究材質、大小、有瓷、有陶,但並非構成「茶飲藝術」之本體。一如毛筆不等於書法,其關鍵在人。其餘茶葉,水杯亦然。所以,收藏許多名家壺器、杯、盤、碗、盂外加各式上等茶葉,也只是「買家」而已,和「茶飲藝術」和「藝術家」也不能劃上等號。

參、書法與茶飲元素的比對
書法講的是點、劃、提、按、執筆、用筆、結體、布局等技巧。加上個人的修養。內涵表現在書法的作品上。文字是材料,桌上的筆、墨、紙、硯只是創作過程的工具,彰顯身價之所需,並不是「書法藝術」的元素。

書法藝術元素:
1、書家對筆、墨的涵養與識知能力。
2、書家對紙、硯特性的認知。
3、書家對「字形」間架的造作能力。
4、書家對提、按、頓、挫、點劃運筆,筆鋒收藏的駕御與嫻熟。
5、書家對字間筆劃起承呼應的見解與能力。
6、書家經年累月的臨池功夫。
7、書家對字串、行氣的體勢運用與通篇的佈白功力。
8、書家對書法格式、章法與裝裱形式的認知。
9、書家對文字、詩、詞、歌賦的情感與涵養。
10、書家對用印、提款的素養。
11、書家對歷代碑帖、法書、法帖的素養。
12、創意與天分。
13、人品。

藉由這些元素的確切養成。並具備極高的水平之後,才得以產生精彩的書法作品,兼及「書法藝術」。

茶飲講究的是識茶、擇壺、用水、火候。藉由個人的修養與內涵表現在「行茶的過程茶湯」之上。能夠身為優秀茶人座上客,親身體驗那行茶過程的肢體動作。氛圍感受之美和茶湯的藝術,也是一件美事,其感動未必遜于觀賞書家揮毫。嚥下茶湯更是確確實實鑑賞「作品」的一部份。茶的材料,壺、杯、水注是工具,也不是「茶飲藝術」的元素。

茶飲藝術的元素:
1、茶人對茶品、茶識的格物致知之學與體會。
2、茶人對壺、碗、杯等器用的格致之學與實務的經驗。
3、茶人對用水,火候的精深歷練。
4、茶人對流程起承轉合的幽雅掌控。
5、茶人對座上客的適切對應。
6、茶人對品茗環境氛圍的經營能力及品味。
7、茶人對藝術與人文的豐厚涵養和見解。
8、茶人對沏茶動作,風範,韻味經年累月的涵養。
9、創意與天分。
10、人品。

藉由這些元素的確切養成,並具備極高的水平之後,才得以演繹精彩的茶藝作品,兼及「茶飲藝術」。

肆、學書與沏茶難度之比對

學書法總要有識字的底子,從臨帖到自運創作,涓涓數年,才得以「字體端正,筆意分明」,稍具雛形,距離「善書者」尚早。只不過是「加入書法的行列」罷了,遑論「書法藝術」。

以此標準來看待「沏茶」。怎麼可能在茶桌上擺足了器用,穿上華服,買得好茶,開水一沖,即完就了「茶飲藝術」或「茶藝」表演一事。是不是可以類比毛筆字要寫得好,所需下的苦工有多少?

沏茶的觀水溫、提壺、注水、翻杯佇停,乃至於分茶起身,樣樣是學問,跟書法學習過程一樣,必須經過冗長的實作與練習,能夠不滴不漏底,注水,分茶的功夫就接近一種「藝」的圓熟,並成為「藝術」的基石,同時足以有「具體」被察覺與看見的過程。

「書法藝術」形成已久,能夠研究、解讀、欣賞、創作的學術與社會人口已具一定規模,並形成了一定的鑑賞水平與討論的領域,同時究理出「書法藝術的堅固地位與文明價值」。

但當前社會看待「茶飲藝術」則不然。一是作品無法「具體呈現」,二是沒有「作品實物」可供認定。「研究」與「評論」成果付之闕如,或隱沒於社會角落當中未被發掘,導致社會大眾或學術單位「看不懂」或「不了解」茶飲藝術,以致於不承認。

「茶飲藝術」的構成要素與作品的呈現形態及內容。我們可以試著從「表演藝術」形態的身段、舉止與精神內涵去思考。「茶人」對沏茶元素的掌握和所表現出來的「行茶過程和茶湯」來構成「茶飲藝術」的作品,而這作品正如同舞蹈一樣,過程即作品,一種由視覺會同精神層面的覺知和味覺,由嗅覺和觸覺共同來欣賞,感受的藝術,而能夠呈顯如此複雜的「藝術表現」的「茶飲藝術家」是極其難求的「鳳毛麟角」,因此也可以確定「茶飲藝術」的難度和書法一樣擁有一定的難度和門檻。

伍、書法藝術的門檻與茶藝的門檻
書法藉由長時間的書寫練習,臨摹碑碣、字帖兼及理論通曉,會逐漸完就一種書法的素養,天分與創意愈高,加上倍數的苦練,就愈顯出「藝術與創作」的成就。以此對照到茶藝的門檻。臨視因循一兩種既定的模式沏茶,對茶品的認知和沏茶流程和詮釋手法了無新意,既使姿態優美,茶香喉韻俱佳,也是過不了「藝術」門檻的。必須具備如后所示,才得以窺其堂奧。

1、對同樣一種茶品具備特殊的見解。
2、經由思惟過的沏茶手法來表現其見解。
3、當茶湯足以詮釋,印證其見解且為正向的建樹。
4、行茶流程中流露出沏茶功夫韻緻幾近精準、流暢、惟美的典範,令人心儀,細膩的風采令人折服者。
5、同樣一種茶品,有能力因應不同的氣候、氛圍、場域與品飲對象目的等作出截然不同的演繹且臻於上善者。
6、天分創意俱佳,對茶品、茶識、沏茶手法具有獨到的創見。

陸、原創、格局與層次
「書法藝術」領域裡,有真、行、草、篆各體「獨具新意」的書家。也有興一代變革,引領時代風潮的大書法家。一樣是原創的性質,卻有格局大小之別。真正的書法家終其一創作生涯,皆有不同的藝術面貌表現呈現,每一階段皆有可賞之處。因此在「茶飲藝術」的斟酌裡,也非得要成就出大格局、大作為、大作品不可。

茶飲藝術家歷經人世諸多的磨難與幸福,其茶藝也才得以向更高更深的層次萌長而增加其人文的厚度與韌性。

柒、藝術工作者的行為認定與作品形成

藝術創作的過程,可以是思惟,也可能是重復揣摹一個動作。只是形成「作品」的過程或片段,不等於「作品」。就現有的社會習俗,凡「作品」大都以「正式的展演」為其表徵。

「茶藝工作者」不是只看「作品」,是去親近、學習其素養與風範,從而體會其創作的源頭與滋養,共享「茶藝術」的喜悅。茶人的專業修為如果沒有內化成素養,顯然生命並未落實在藝術上,若圖存形式,則未有可觀之處。

捌、通俗民藝與殿堂經典

「茶飲藝術」亦根源於傳統,雖有其深厚的內質,卻苦於未作學理上的歸納與創作的試鍊。當「茶飲藝術」有紮實的論述根基,再藉由學術認定並推廣到各階層角落,同時設定有效的學習路徑,才能建立真正的「茶飲藝術」。如此亦可將「茶飲的民藝」提昇為「茶飲藝術」的殿堂之美與普世價值的認同。

台茶文化新勢力


台灣茶文化產業所衍生的美學經濟效益與價值正逐漸拓展蔓延

台茶自1960-1980年代以外銷導向國際市場,之後因人、物力成本增加以及國內經濟趨升,由外銷轉入國內消費,自茶藝館年代崛起後,台茶的起落彷彿是大海的一葉扁舟,隨著政經環境變化而載浮載沈,台茶在世界茶園面積與產量雖僅占0.5%不到的微渺數據,不過台灣茶卻以獨特多元的風韻以及茶文化衍生的美學經濟,匯注成一股台茶新文化勢力,正逐漸擴展、蔓延!
近年台茶外銷輸出,以中國大陸居冠、其次為美國、日本,除了台茶外銷大陸比重逐年增加,茶文化周邊產業,包括茶器具、茶人服、茶葉包裝、茶書籍、茶食等,垂直整合了茶及文化產業等軟硬實力,成功諦造了一波文化經濟革命,連動牽引了茶道、花道、香道教學、茶會交流活動等大舉登陸,讓台灣茶文化產業達到前所有未的榮景。
不過在當前茶文化產業所衍生的經濟價值背後,潛藏著不少虛體的表徵現象,在產業過度傾向「市場性」的結果下,很容易因市場的風向,失去了茶文化的本體價值,既而催化泡沫經濟的形成和風險。如今又蒙上台茶農藥風暴的陰影,更需要整個產業共同去思考與反省,並以更堅實的原創力和端直的信念,讓這股榮景持續發光發熱!
近幾年,台灣陶藝作品尤其是茶器物,在茶文化帶動下,受到大陸內地消費者的熱情追捧,可說達到了空前盛況,甚至吸引大陸各地經銷商,動輒以上百萬、上千萬台幣重金,將陶藝家的作品統包代理,熱錢炒作台灣茶器,己經成為大陸投資「炒風潮」的另一股潮流商機。
針對這股台灣茶器流行風,台灣陶藝學會第十一屆理事長李仁媚不諱言指出,這波熱潮下其實潛藏著市場的不安定和危機感。「大陸複製力很強,市場惡化程度絕對比想像中來的兇猛」說到這裡,開朗暢談的李仁媚逐漸深鎖眉頭,他說,陶藝作品如果創作者本身出了問題,大環境又沒有預期的樂觀,市場即可能呈現立即性的萎縮,這不是以悲觀的角度來看未來,而是積壓的茶壺風暴,什麼時候會爆開來!例如台灣的「柴燒」熱潮,因為大陸禁止柴燒帶來環境污染等因素,過去幾年台灣「柴燒」引發的市場狂熱,幾乎到了失序的程度,結果很快就把市場給「做死」了。
「陶與茶的結合,必須回歸到生活實用的原點,才能有活路!」李仁媚強調,如果只是輸出流行性、門檻低的商品,市場反饋的不良惡果很快就會感受到,這條路勢必走不遠。
他說,台灣最有價值的文化基本面就是具有美學融合的根基,因為從這片土地長期累積出來的人文條件,才是無法仿製的。如果切入市場面來談,必須有品牌的建立,從公共意識品牌的角度而言,現在「台灣製造」的形象已大不如前,唯有建立自主品牌才能獲得更多消費者的信任,才能讓產品飛得更高更遠。
另在這一波台灣茶文化經濟高潮中,在台灣茶席中穿著率最高的「鄭惠中布衣」,以素雅樸實為設計元素,原本只是少數表演團體和藝術界朋友青睞,這幾年即因禪茶、簡約之風大行其道,茶人衣著也掀起了一股寬鬆自在的著衣美學,甚至風迷至海峽對岸,近年來訂單數量急遽爆增,連鄭惠中都意想不到,他說,布衣流行的確是因茶文化帶動所造成,這種因為茶文化帶來的精神力量,最後反饋到社會上各行各業,這就是屬於一種「感恩經濟」。
這幾年締造台茶旋風功不可沒的另一個產業供應鍊「茶葉包裝」,隨著台茶市場轉向外銷,原汁原味的台灣包裝外觀,成了消費者對台茶的信任識別。台灣茶葉包裝大廠無忌企業董事長吳玄桐則分析,台灣茶葉包裝是從時尚和文創走出自已的一條路,尤如是和中國式包裝的差異化,是未來包裝設計上的趨勢。
台灣在二、三十年前也經歷過看包裝買茶的時代,茶的價值並不在茶葉本身,而是視包裝豪華的程度,目前大陸市場可能還處於這階段,但是現在台灣包裝已經開始考慮環保、安全的問題,尤其包裝應該要思考到底要付與茶什麼價值,同時應具備有貼切度、精緻度和設計的靈魂,但不是靠包裝價值來掩蓋過茶葉價值。
吳玄桐認為,自從大陸打奢政策實施後,台灣茶葉禮盒式包裝至少掉了七成左右業績,依此觀察,台茶外銷大陸市場比重極高,但禮盒包裝銷量突然大舉萎縮,嚴重的不是單純包裝減少的問題,而是從此現象顯示,台灣茶葉被用來送禮的居多,真正被消費者喝掉的其實比例並不高,台茶並沒有深植到消費者生活,從悲觀的角度看,這對台茶未來發展是充滿危機的,但從另一個角度來說,市場盤整後,反而可以讓茶真正走入生活,只有讓消費者將台茶視為一種生活消費習慣後,台茶才可以走的長遠穩健。